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诸界旅行手册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三章 破碎的梦境(二十五)

诸界旅行手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三章 破碎的梦境(二十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www.

    “为什么说再不摊牌就会永远地和我说再见了?”

    统治者的话让逃亡者领袖在轻松之余也感到了不解:“这个问题我真的想不明白……”

    “听你话里的意思,就好像是当那些老家伙恢复了健康之后,就会禁锢你的自由,让你无法选择自己的立场一样。”

    “你刚才还在说,他们已经认识到,一个种族之中不能只有一个声音——怎么我听你的话,就好像他们变得更固执了一样?”

    逃亡者领袖的话让统治者一愣:“我没有这样说啊……”

    这个大家伙就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说过的话一样:“你是从什么角度得到‘老家伙变得更加顽固’这样奇怪的结论的啊?”

    统治者的倒打一耙让逃亡者领袖为之气结:“难道真的不是你自己说的吗?”

    “如果不是他们变得更加顽固,变得更加容不下团体内部的不同的声音的话,他们怎么会限制你的自由?你又怎么会永远地和我说再见?”

    统治者这才明白逃亡者领袖在说些什么:“哦……原来你是这样理解的……”

    特自然地在自己的脸上堆满谄媚的笑容,统治者就差没有点头哈腰了:“都怪我,都怪我没有说明白哈!”

    “你放心,这些老家伙变得比之前要开明多了……”

    为了加强自己话里的说服力,统治者甚至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在自己的胸口狠狠地拍了几下:“他们已经认可了你这个‘不同的声音’。并且已经承诺要提供一些实质性的帮助了——我想,这应该是最能说明他们的态度的。”

    “当然。他们想跟你划清界限也是不争的事实——用那些老家伙的话来说,划清了界限之后。一旦某一方出现了致命的错误,另一方就可以不留情面地出手——这就是那些老家伙的考量。”

    “如果有一天,你所主持的‘探索计划’脱离了你的掌控——有可能是你无法控制那些逃亡者的探索**了,也许是你们的探索触发了某些‘威胁’……”

    “总之,老家伙们的意思就是,如果有一天,他们发现,你们的探索行动有可能会威胁到我们这个种族或者说这个世界的安全的话,他们就会判定。出现了‘致命错误’。”

    “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就会果断的出手——既然已经划清了界限,他们就不会再顾忌‘你曾经是我们的同伴’这个事实了;他们会用无情的攻势肃清所有可能威胁到这个世界的因素——当然,也包括你。”

    “这并不是专门针对你的‘桎梏’——事实上,那些老家伙也希望,你能在他们犯下致命的错误的时候,果断的出手……”

    “他们担心,他们并没有彻底地摆脱‘疯狂’——他们在担心,他们会再一次陷入那种彻底的疯狂中。并且将这个种族拖入灭亡的深渊。”

    “他们希望,你能在他们再次陷入疯狂的时候制止他们——划清界限就是为了让你在出手的时候没有顾忌!”

    “‘如果我们再一次被疯狂所支配,那么,我们也就没有拯救的必要了’——这是那些老家伙的原话。”

    “如果真的再次陷入疯狂。他们希望你能够亲手杀死他们……”

    逃亡者领袖终于明白了“划清界限”是怎么一回事儿——在刚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还感到有一些奇怪:明明都已经站在不同的立场,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了。为什么还要特意地划清界限?

    当他听完统治者的话之后,他终于明白了这句话里包含的决心与及意志:“我明白了……”

    他沉重地点了点头。做出了一生中最沉重的承诺:“真的到了那一步,我绝不留手!”

    气氛变得有些严肃。逃亡者领袖的心情也低落了很多。

    他不明白局势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一步——明明所有人的出发点都是好的,明明所有人都是为了整个种族在努力,为什么会走到近乎于“彻底决裂”的地步?

    他其实也很清楚,“划清界限”无论是对他还是对统治者亦或是对整个先民种族来说都是有利的——他只是情绪上有些难以接受。

    “然后呢?”情绪低落的逃亡者领袖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再次开口:“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说再不摊牌就会和我永远的说再见了……”

    到了这个时候,他其实也不是特别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了——他只是觉得说说话会让自己不那么难受而已:“说了一大堆的话,却没有说明这个问题……你跑题的能力也算是超一流了。”

    “我说得还不够明白?”听了逃亡者领袖的话,统治者露出了一副“你怎么还没有弄明白”的表情:“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啊!”

    挂着难以置信的表情,统治者将自己的脸伸到了逃亡者领袖的面前;在看到了逃亡者领袖脸上莫名其妙的表情之后,他才确定,逃亡者领袖是真的没有听懂:“划清界限啊!划清界限啊!划清界限啊!”

    似乎又一次感受到了“智商碾压”,统治者变得兴奋起来:“是不是非要我将重要的事说上三遍你才能听明白啊?”

    他故意摆出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也是曾经被疯狂支配过的人?”

    这个大家伙在说到自己身上的“黑点”的时候,一点儿也不以为耻,反而带着一丝得意:“那些老家伙本来就想和你划清界限,他们怎么可能让我和你搅和在一起?”

    “在划清界限、不相往来之后,你和他们之间的情分很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地淡却——当老家伙们再次陷入疯狂之后,你就不会被我们之间的情分所桎梏……”

    “可是。你该拿我怎么办?”

    “我投靠了你,和你一起共事。和你一起努力——你能对这样朝夕共处的朋友出手么?”

    “尽管在我逃跑的时候,老家伙们可能还没有想到这一点。但是,他们迟早会想到的……”

    “我怎么可能等待他们完全恢复健康?”

    “如果他们出于这样的担心,不同意我的叛逃,我该怎么办?他们恢复健康之后就能轻易地限制我的行动了啊——我可不相信,我能够在十几个强壮的老家伙的眼皮子底下溜走……”

    “我当然是选择在他们还没有完全恢复,还没有足够的行动力的时候摊牌啦!”

    逃亡者领袖终于弄清楚了整个事情的始末——虽然整个过程起起伏伏,折腾得他到现在都还浑身乏力,但是,他好歹是弄明白了:“我知道了……”

    悬挂在心头的所有石头都已经落地。于是,他整个人都透露出轻松来:“你要相信我的决心和意志,就像我要相信那些老家伙的决心和意志一样——如果你真的再一次陷入了疯狂,相信我,我一定不会不忍心出手的!”

    逃亡者领袖的话让正在暗自得意的统治者身体一僵,笑容也凝固了:“就算不计较我们曾经的情分,你也不能这么决绝吧!”

    因为遭受了巨大的打击,这个大家伙连说话都不利索了:“我可是……来投靠你的啊!”

    “我历经了千幸万苦,跋山涉水了半个星球。就是为了来投靠你……”

    “我还要和你一起共事,和你一起努力,和你一起欢笑,和你一起孤独——你真的忍心对这样的我出手?”

    “你究竟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啊!如果不是。请你将曾经那个温柔宽厚的人还给我啊……”

    统治者的话将逃亡者领袖逗笑了:“我可是真的没有说笑啊……”

    他看着统治者就快要哭出来的表情,颇有些哭笑不得地说到:“虽然我很肯定,真的到了那一步。我绝对下得去手,但是。你也不用装得如此凄惨吧?”

    “刚才你说的话里,可是透露出不少了不得的东西哦!”

    看着统治者脸上再次凝固的表情。逃亡者领袖再也忍不住自己的笑意了:“哈哈哈!你难道还不知道,你在得意的时候露出了马脚了?”

    “你其实并不是被放逐的对吧?”

    “别否认哦,你刚才可是自己承认了——你是趁那些老家伙还没有恢复健康逃跑的!”

    “在那些老家伙说,他们要和我彻底划清界限的时候,你就已经慌神了吧;你一定是什么都不顾地将那些话往他们的面前一堆,然后就告诉他们,你要来我这里吧……”

    “不!我怀疑,你甚至都没有告诉他们,你要来我这里!”

    “你该不会真的‘逃跑’了吧?你该不会是没有和他们说一声,就跑到我这里了吧?”

    逃亡者领袖越来越高的声调让统治者越来越萎缩——这样的表现似乎证明了逃亡者领袖的疑问,于是,逃亡者领袖的表情就变得不那么好了:“真的是这样?”

    如果说在一开始的时候,逃亡者领袖还只是有些怀疑的话,在看到了统治者的表现之后,他已经可以确信,自己“一不小心”猜对了:“我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

    好不容易恢复的力气似乎在这一刻又消失了:“你不会告诉我,你只是单方面切断了联系通道吧?”

    尽管是用的疑问句,但是,逃亡者领袖几乎可以肯定,他又一次“不小心”地猜对了:“你难道不知道,单方面切断联系通道并没有实际性的作用吗?”

    这一问似乎问到了统治者的痛处,让统治者浑身都扭曲了起来。

    他低下头轻轻地应承了一声:“嗯……”

    逃亡者领袖再一次体会到了全身无力的感觉:“好吧……”

    “这么说来,那些老家伙现在这在看着我们哦?我要不要和他们打个招呼?”

    统治者低着的头用力地摇了摇:“不用了……”

    他瓮声瓮气地回应着逃亡者领袖的问题:“就在你说,你会毫不犹豫地对疯狂的我出手的时候,老家伙们切断了联系通道——他们现在是看不到、听不到了。”

    逃亡者领袖无力地摆了摆手,苦笑着问统治者:“这么说,刚才他们一直都在看着我们咯?”

    “是的……”统治者终于抬起了头,只是没有敢直视逃亡者领袖的目光:“这是条件……”

    “他们想要亲眼看一下你的态度——这就是条件。”

    “如果我不答应他们,他们就不会放我离开;就算我能主动逃跑,他们也不会主动切断联系通道——只要他们不主动切断联系通道,我们的一切都会被老家伙们看到……”

    “现在,交易完成了——老家伙们看到了你的态度,可以放心地将我交给你了;可能还有两个或者三个老家伙会在恢复过后投靠过来……”

    “等等!”逃亡者领袖打断了统治者的话:“为什么还有人要过来?”

    “当然是为了保持平衡啊!”统治者干脆地回应道:“如果不给你增加人手,又怎么保持双方之间的平衡?”

    “如果你和他们之间的力量对比过于悬殊,在他们犯下致命的错误——这里的错误并不是特指“重新陷入疯狂”——的时候,你又拿什么去剿灭他们?”

    “如果不是考虑到你的手下还有大量的量产机的话,来的就不止两三个老家伙了……”

    “放心,来的都是支持你的人——你不用担心他们是老家伙们的眼线——我敢用人头担保,他们会全心全意地支持你,哪怕你要和老家伙们对着刚,他们也会站在你这一边。”

    逃亡者领袖重重地叹息了一声——他觉得刚才的那一番“勾心斗角”并不比大战一场来得轻松:“也就是说,老家伙们给我设置了一个考验?”

    他直视着统治者的眼睛,似乎是想通过这双眼睛看到最真实的答案:“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没有通过老家伙们的考验的话,我的下场会是怎样?”

    回答他的是一个冷酷到极点的答案:“毁灭!”(未完待续。。)

    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
诸界旅行手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mdm88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